皮尤研究中心:空巢不再空,“千禧一代”如今更愿意和父母住

Bryan Thoma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年轻人跟父母一起住的做法,似乎正渐渐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对人口普查数据进行的一项新分析显示,空巢开始不空了:18到34岁的年轻人更有可能与父母,而非与恋人同住,这在近现代历史上属首次。

结婚和组建家庭的时间都比前几代人晚的千禧一代,在2014年迎来了这个转折点。报告发现,当年32.1%的人生活在父母家里,相比之下只有31.6%的人和配偶或伴侣同住。

“真正的巨变是,有伴侣的年轻人少多了,不管是以结婚还是同居的方式,”撰写该报告的皮尤中心经济学家理查德·弗莱(Richard Fry)说。“1960年,沉默的一代离家的时间比之前或之后的任何一代人都早,因为他们结婚太早了。”

但最近几十年,结婚的人减少,结婚的年龄延后。1960年,女性初婚年龄的中位数是20岁,男性是22岁。25岁以上的人群中未婚者仅占十分之一。现在,男女的初婚年龄中位数分别是29岁和27岁,25岁以上的群体中未婚者占五分之一。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皮尤中心预测,这一代年轻人中四分之一可能会终身不结婚。

“这不是我们在家庭生活中看到的最好的发展动向,也不是最坏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社会学家安德鲁·J·切尔林(Andrew J. Cherlin)说。“它有违我们关于年轻人应该如何生活的文化理念。但在意大利,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比例甚至更高,没人觉得有问题。家人会觉得彼此之间更亲近,相互陪伴的时间更多了。”

但有时,他告诫说,已成年子女继续生活在父母家里可能标志着,他们无法迈出成为真正的成年人所需的步伐。

“有些年轻人是有‘起步失败综合征’,”他说。“有些则是为了读研究生或得到想要的实习职位,他们自食其力,积攒积蓄,只是不用交房租而已。”

早在1880年,恋人同居就已是年轻人中最常见的居住安排形式。

报告发现,在与父母同住的趋势增强的同时,其他居住形式也变得更常见。眼下,大约22%的年轻人住在宿舍或监狱里,或是和祖父母或兄弟姐妹同住。相比之下,1960年时这个比例仅为13%。

随着单亲父母的比例增加,大约14%的年轻人——这个比例几乎是1960年的三倍——自己是户主,一些人和室友或寄宿者同住,其他人独居或与自己年幼的孩子同住。

年轻男性始终比年轻女性更有可能与父母同住。这一点没变,总的来说是因为女性结婚更早,会搬出去。但现在,与父母同住也即将成为年轻女性的主要居住安排形式。

“往往会发现少数族群,非裔、西语裔和非洲原住民,特别是来自下层社会的,和父母同住的可能性最高,有伴侣的可能性最低,”弗莱说。他还表示经济困难有助于解释这个发现。

“于是,人们可能会以为人口构成日渐多元是出现与父母同住这种转变的原因,”他接着说。“但它解释不了这个现象,因为即便是在白人年轻人中,与父母同住者的比例也从1960年的大约20%上升到了2014年的大约30%。因此,即便人口没这么多元,我们还是会看到与父母同住的人大幅增加。”

纽约时报 http://cn.nytstyle.com/style/20160525/t25living/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皮尤研究中心:空巢不再空,“千禧一代”如今更愿意和父母住